纵横财经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06|回复: 0

《财富》:他引领了硅谷的人工智能革命——然而他只是刚刚启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2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财富》:他引领了硅谷的人工智能革命——然而他只是刚刚启程
2017-11-21 英伟达NVIDIA企业解决方案


注:本文是刊登于《财富》杂志2017年12月1日刊的文章翻译,原文标题为:This Man Is Leading an AI Revolution in Silicon Valley—And He’s Just Getting Started,作者为:Andrew Nusca 。

NVIDIA的这位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在十多年前就预见了计算机的未来发展走向,并着手开发能够赋力于人工智能时代的产品。在这一愿景下,通过一路坚定不移的前行,如今NVIDIA可能称得上硅谷最为热门的公司。但这可能还只是刚刚开始。


这次采访的地点在位于帕洛阿尔托市中心繁华地带的希腊餐厅Evvia,这也是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曾经频繁光顾的餐厅。晚餐进行到一半,黄仁勋卷起衬衫袖子,向我展示他的纹身。它像是某种部落的风格,厚重的曲线在他的肩膀上延伸,黑色纹身墨迹在餐厅昏暗的灯光下闪耀着光芒。

“我真的很想把纹身图案再扩大一些,”他眼里闪过一丝光亮,指动着手臂。 “确实很想,也很喜欢。但是纹身的过程真的很疼,疼到我像个孩子一样大叫起来。我的孩子们也在场,他们跟我说:‘老爸,你得控制一下你自己。’”

黄仁勋有两个子女,均已成年,分别是酒吧老板Spencer和从事酒店管理的Madison,他们也有纹身。但他们54岁的父亲——这位炙手可热的NVIDIA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迄今为止只有这一个纹身。他在十年前就绘了这个公司图标图样的纹身。

“我们公司每六个月就会有一次远足,”黄仁勋背靠椅子讲了起来,“有一次,有人说起,‘当股票价格达到100美元时,我们要怎么庆祝呢?一个说,他们要剃光头,或者把头发染成蓝色,或者弄一个莫霍克头型,等等。另一个说要弄一个乳头环。等轮到我的时候已经上升到纹身的级别了。所以我就说'好吧,那我就去纹身。’后来,股价就涨到了100美元。”黄仁勋稍作停顿,苦笑了一下,“说实话还真挺疼的”。

《财富》:他引领了硅谷的人工智能革命——然而他只是刚刚启程

黄仁勋的这一照片于2017年11月3日在NVIDIA总部拍摄
摄影师:Winni Wintermeyer

大多数50岁以上的财富500强首席执行官都没有纹身,更别说纹的是自家公司的图标了。但是出生在台湾的黄仁勋并不属于大多数人的行列。首先,他在公司成立24年后仍在参与公司运营,这样的创始人就不多见。他既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电气工程师(曾就读于俄勒冈州立大学和斯坦福大学),也是一位令人敬畏的高管,他带领团队时会注重鼓励和问询,休假时也会即刻回复邮件。此外,很多业内人士都一致认为他颇具远见,他预见到了一种新型计算市场的腾飞,并抢先几年对公司进行了重新定位。

这一愿景和公司令人难以置信的业绩表现让黄仁勋毫无疑问地当选《财富》杂志2017年度商业人物。

Adobe首席执行官Shantanu Narayen表示:“黄仁勋这样的人不多见,他同时具备了不可思议的远见和坚定不移的执行力。如今,NVIDIA专注于人工智能,彰显其领导地位的机遇也是无止境的。”

NVIDIA曾三次投资于一家位于旧金山的数据库公司MapD,该公司首席执行官Todd Mostak说道:“我觉得黄仁勋与杰夫·贝佐斯、伊隆·马斯克是同一类的人物。”

《财富》:他引领了硅谷的人工智能革命——然而他只是刚刚启程

NVIDIA正在开发人工智能系统,它能够利用城市中10亿多台摄像机来助力管理从交通拥堵到停车等所有事项。

可能也有人对NVIDIA的名字并不熟悉,毕竟NVIDIA所打造的并非致力于吸引普通手机用户的聊天应用程序、搜索服务等,而是这些技术背后强大而神奇的推手。其图形处理单元(GPU)能够处理加密货币市场、深度神经网络、以及电影中烟花特效等领域所需的复杂计算。这项技术不仅能够助力打造残酷逼真的射击游戏场景,还能帮助自动驾驶汽车在没有任何人工辅助的情况下进行“S”型曲线行驶——让计算机能够看到、听到、理解并学习。

对其产品的旺盛需求带动了NVIDIA的强劲增长。在过去三个财年中,公司年销售额平均增长19%,年利润增长速度更是达到了惊人的56%。今年11月初,该公司财报结果再次大幅超越华尔街的预测,每股盈余高于预期24%。在过去的四个财季中,总计创造90亿美元营收,利润高达26亿美元。

如此的佳绩让NVIDIA成为了投资者的宠儿。两年前,NVIDIA股价还徘徊在30美元左右,如今已冲破200美元,市值更高达1,300亿美元,直逼IBM和麦当劳。
《财富》:他引领了硅谷的人工智能革命——然而他只是刚刚启程

NVIDIA股价和细分业务收入

与此同时,尽管面对英特尔和AMD等强大竞争对手,NVIDIA在GPU市场中的份额仍保持在约70%,而英特尔和AMD也同样希望在这一新技术革命的市场中赚得数十亿的芯片销售额。Jefferies股票分析师Mark Lipacis在七月份致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IBM在20世纪50年代主宰了大型机领域;20世纪60年代中期,随着向微型计算机的转型,DEC公司迎来了辉煌;后来随着个人电脑的兴起,微软和英特尔崛起;最后随着手机的普及,苹果和谷歌成了最大赢家。我们认为下一轮结构转型已经开始,而NVIDIA将受益其中。”

或者就像CNBC的Mad Money栏目主持人Jim Cramer在十一月份的节目中所说的:“NVIDIA堪称我们这一时代最伟大的公司之一。”

当黄仁勋与Chris Malachowsky和CurtisPriem两位朋友携手创立NVIDIA时,还未想过要在人工智能领域与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争霸。当时,Malachowsky和Priem是SunMicrosystems的工程师,黄仁勋则在圣何塞芯片制造商LSILogic担任总监。Malachowsky和Priem在公司内部关于技术发展方向的争论中失利,并有意离开。而对于29岁的黄仁勋,事业正在稳步发展。三人在黄仁勋家附近的Denny餐厅相遇,讨论起了他们所坚信的下一轮计算发展方向——加速计算、或基于图形的计算。等到黄仁勋走出餐厅时,他已经决意要辞去LSI的职务。

黄仁勋说:“我们相信这种计算模式能够解决一般运算模式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还观察到,电子游戏是在计算层面上最具挑战性的领域之一,同时销量也会非常高。这两种情况并不多见。电子游戏是我们的杀手级应用,它需要投入大笔的研发费用解决所需的庞大运算问题。

靠着银行4万美元的存款,NVIDIA从此诞生。一开始公司连名字也没有。黄仁勋说:“我们想不到合适的名字,所以我们把所有文件都命名为”NV”,即英语中“下一版本”的首字母缩写。但正式成立公司需要一个公司名,于是我们几位联合创始人就查找了包含着两个字母的所有单词,最后找到了‘invidia’,也就是拉丁文中的表示‘羡慕’的单词。”这也就是NVIDIA公司名称的由来。

NVIDIA最早的办公室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桑尼维尔市,紧邻劳伦斯高速公路。JeffFisher是公司的首位销售,目前担任执行副总裁,他回忆说:“这间办公室很小。我们会围坐在乒乓球桌旁吃午餐,与另一家公司共用一间浴室,与我们共用一个停车场的那家富国银行还曾遭遇过两三次抢劫。”

NVIDIA的第一款产品是个人电脑多媒体显卡NV1,它于1995年正式推出,当时正值3D游戏兴起之时。这款显卡销售并不理想,但该公司在接下来的四个版本中持续不断地在技术方面做出改进,每次都能够在销量和市场吸引力方面超越对手3dfx、ATi和S3。

Fisher表示:“我们清楚地知道,作为一家公司,为了能够实现拓展,提供的产品就不能只是PC中的一个可替换的部件,而是要能够提供更高的价值。而NVIDIA正是能够提供很多的附加价值,而非仅仅是商品。”

《财富》:他引领了硅谷的人工智能革命——然而他只是刚刚启程


自NVIDIA于1999年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之后,迎来了一个又一个的里程碑。那一年,NVIDIA发布了被称为全球首台GPU的GeForce 256。2006年,NVIDIA推出了CUDA,一种并行计算架构,让研究人员能够在数千台GPU上运行极其复杂的练习,让这些芯片的应用不再局限于电子游戏,而是可用于所有类型的计算机。 2014年,NVIDIA对Tegra芯片进行重新定位,将其用于汽车领域,从而走出了智能手机业务竞标失利的阴霾。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举措被证明是颇具先见之明的,为NVIDIA在国防、能源、金融、医疗、制造和安全等行业开启了新的收入来源。

NVIDIA GameWorks和LightSpeed Studios部门副总裁Rev Lebaredian也是一位好莱坞资深人士,他说道:“曾经有过一些艰难时刻。如果你十年前看看我们的股票价格就会知道。当时的世界还没有完全意识到我们正在打造的为何物。我们所从事的可谓人类发展的基础。这种计算形式太重要了,其价值绝对不可小视。”

Lebaredian补充说,关键在于NVIDIA这些年来面对市场的怀疑依然生存了下来,黄仁勋是一位对图形技术潜力怀抱着深刻信念的领导者,他经历住了十年的考验。

虽然黄仁勋表示,他并没有预见到自动驾驶汽车会如何随着人工智能的到来而演变,但他对图形计算的优势却深信不疑。因此,他加大投资,以确保NVIDIA在面对科技大转型所催生的机遇时能够做好充分准备。“同样的故事我已经讲了15年了,”黄先生告诉我, “PPT我都基本不用大改。”

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的NVIDIA新总部Endeavour落成庆典之时,数十人在外边耐心地等待着。这一三角形金属感建筑物占地面积50万平方英尺、气势恢宏。它就坐落在距离苹果公司的圆形新总部大楼六英里外,其形状源自计算机显卡的构建模块,“Endeavor”的三角形玻璃幕墙就屹立在圣托马斯高速公路旁,像驶入港口的星际飞船。



Endeavour已经非正式地开放一个月了,让2000多名员工能够适应其树屋般的结构。(员工需从地下停车场进入,并在中央位置乘电梯上楼。)而今天是NVIDIA开放日,预计约有共8000名员工及其家属将通过大门到访。这里有小食和饮料台,还有迎接孩子们到来的脸部彩绘师,大厅里都飘着木屑与颜料的味道。

里面也到处都能看到三角形:地砖、屏风、大堂沙发、窗户贴花、天窗、自助餐厅柜台、甚至建筑物自身的斜梁,都是三角形。这座建筑中的房间也都延续了Endeavor的主题,充满了科幻小说的意境:Altair IV、Skaro、Skynet、Vogsphere、Hoth、Mordor。

黄仁勋不喜欢一直待在固定的办公室,而是更喜欢在办公楼里随机落座,在各个会议室里开工。当《财富》到访时,他暂用的是一个名为Metropolis的会议室,这一命名来自1927年的一部无声电影,但我们到达之时,这位首席执行官并不在会议室中。我们看到桌子中央放着一个装有Clif Bars的罐子,一卷卷的蓝图就放在椅子旁边。

NVIDIA在2017年1月的消费电子展上展示了可用于自动驾驶汽车的人工智能技术。

当我终于找到黄仁勋的时候,他正在穿着自己的标志性机车皮夹克,边走边吃着餐盒中的鸡肉条,和他一同在自助餐厅里的还有至少二十多名员工及其家属。在黄仁勋身旁的是他的妻子Lori,还有他的儿子和女儿,他们分别从台北和巴黎飞来,为了给父亲一个惊喜。但是他已经淹没在了积极前来握手和自拍的宾客人群中,他无法拒绝任何一个人。

当黄仁勋走过去和一家四口拍照时,女儿Madison担任了摄影师的角色。他需要跪下来才能和两个孩子一样高。“这都是你们的功劳,”他拍照之后,指着四周对这对父母说道,“祝你们今天玩得开心。”

在开放日期间,黄仁勋这样来来回回重复了数百次这样的互动,有时握手、有时拥抱。事实上,在四小时的时间里,这位首席执行官只坐下过一次,还是为了与一个不听母亲话、不愿对着镜头微笑的小女孩合影。(同样也是作为一个父亲,黄仁勋设法让她露出了笑容。)等待着向他致意的人一个接一个。

这一场面就生动地体现了NVIDIA的企业文化,这也是许多NVIDIA前员工和现任员工眼中公司的致胜秘籍。作为一家拥有11,000多名员工的上市科技公司,NVIDIA可谓相当团结紧密。“这主要归功于许多长期服务并同公司并肩作战的员工们,员工证号码是连续发放的,数字越小,说明任职期限越长。这也是一位热情拥抱社区、有着清晰战略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所创造的作品,并拥有一个核心价值体系,通过推崇学术诚信来积极追求卓越。

英国半导体设计公司ARM的高级主管Rene Haas还记得,有一次,NVIDIA总经理与这位首席执行官开了一次长达六小时的业务近况汇报会议。如果黄仁勋对所听到的内容有任何异议,不管是有关前方的障碍还是错失的机遇,他都会马上就地解决问题。Haas说:“他会打电话给软件负责人、中级工程师、或任何相关人士,把他们叫到会议室,一同明确问题的根源。如果需要对任何事项重新排定优先级并重新安排,以回到正轨,他会立刻执行,而会议的其余讨论则会被中止。会议的自由程度令人难以置信。而他绝不会以弱化问题的方式去进行,而是试图通过找到正确的人来解决问题,以加快过程。“

员工们表示,公司各层都对科学追求真理有着共鸣,这就有助于其能够避免阻碍着其他公司进步的内部政治问题。

或者就像黄仁勋所说的:“没有谁是老板。项目最大。“

这位NVIDIA首席执行官摘下金属丝眼镜,揉了揉充满血丝的双眼。几个小时连续的拍背和击掌让他疲惫不堪。他坐到了一张木桌上,坐在了妻子和两个孩子身旁,他们也是最后离开大楼的活动参与者。负责活动的工作人员开始扫视周围区域,捡拾塑料杯、擦桌子、摆放椅子。保安人员也时刻保持着警觉。

黄仁勋向我靠过来,示意我可以向他提问早前想要问的问题,那时他还在忙着工作。我问他,他认为人工智能技术的下一个主要应用会是什么,面对像英特尔和高通这类竞争对手,还有谷歌、Facebook和百度等大公司,NVIDIA的下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机会将在何处。

他回答说:“我相信有一件事将会很快会发生,而且会非常令人难以置信,那就是人工智能将能够自己编写人工智能软件”。

黄仁勋后面说的内容让我眼前一亮:“未来,公司将通过人工智能来监控发生的每笔交易和每一步业务流程。某些交易或模式会重复进行,这一流程可能非常复杂,它可能贯穿销售、工程、供应链、物流、商业运作、金融、客户服务等环节。人工智能能够观察到这种模式一直都存在,并基于观察的结果编写一个人工智能软件,来实现该业务流程的自动化。因为我们人类是无法做到的。它太复杂了。”

这时我已经听得有点晕了,陷入了奇妙的想象之中,其中多多少少结合了电影《上班一条虫》、《黑客帝国》和《盗梦空间》的场景。

但黄仁勋仍在继续。他补充说道:“我们现在看到了一些苗头——生成式对抗网络,简称GAN。我想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将看到许多能够开发神经网络的神经网络。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人工智能将成为最大的贡献者,编写人类根本无法编写的软件,解决无法解决的问题。“

突然,一声砰砰巨响穿过房间,随后是塑料杯的咔哒声。周围安静起来,黄仁勋停顿了一下,思路被打断。在一个角落里的红酒和啤酒台,两名员工像玩杂技一样,紧紧抱住剩余的酒瓶。还是没能赢过地心引力。

“应该是损失了许多非常好的啤酒,”黄仁勋打破沉默,“只要人们能够将提前监测到正确的路径,只要人类足够的智慧。”黄仁勋说道,引得家人也一阵笑。 “我就知道会这样,所以一直看着他。我睁大了眼睛看着,结果正如我想的一样。”

这再次体现了黄仁勋透视未来的能力。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和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在纵横社区3年以上,有激情有正能量的朋友,欢迎加入纵横静水投资群,QQ群号:294744029,群满额500人。

纵横财经广告位B-1招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浮动广告位招租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纵横财经社区 纵横股票论坛 ( 琼B2-20050020 琼ICP备08100221号 琼ICP备08100221号-1 )
纵横财经社区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8版)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专线:400-689-50268 18907552877
   
业务联系: QQ: 54898   咨询  Mail: 54898@qq.com   18907552877@189.cn 电话:18907552877 
静水投资QQ群: 纵横静水投资交流群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GMT+8, 2018-8-18 02:29 , Processed in 0.045129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