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财经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50|回复: 0

春天 有些话还没有来得及说 zt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7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无论春天的花怎么开,都开在唐诗宋词里。
此时,所有的花都在表白,而我,“面对这旷世的衰败,却失声了。”

1. 你的完美已经伤害了天下文人

这是个雪花也生锈的春天,45岁的苏东坡不急不缓地坐在春色里,这一次,他被贬到惠州。仿佛只有这一次,当东坡被政治摁到凹处,才懂,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苏东坡欠了三千汉字一笔债,因为他的存在让文人们活的十分绝望。
他自己也许不知道,他的完美已经伤害了天下文人。

他的人生是圆满的。他的人格是完美的。每次当我阅读完他的圆满时,东坡处处都是花样年华,我等笔下皆为枯草败柳。
破碎好啊。破碎处才有炊烟袅袅,破碎处才有崩溃的出路。
人生只有看惯了千军万马的奔腾,才能知道野驴愤起一蹄的疼痛。
那么,就在这个春天的三月,忘掉东坡先生文章的锦绣山河,让冬天的蝶恋上一次春天的花儿,走进他的伤口里,探望他的春天。以往我总是被他的锦绣所激动,感怀,绝望,以为他的人生一直是铺满鲜花的,他如神一般的存在,神一般地得到上苍的庇护,眷顾,呵护。了解一个人不是看他笑的时候有多欢畅,而是要看他哭的什么有多压抑,多隐忍。

《蝶恋花》  

   苏轼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消,多情却被无情恼。

春天,上苍给了万物一纸敕书。雨乱下,风乱刮,花乱开,草乱长,人乱想,情乱伤,诗乱写。
一个乱字。就是伤春。

宋词不需要翻译。东坡先生的词满足了读者视觉听觉嗅觉。
天涯何处无芳草!这是何等的绝望,又是怎么样的在绝望中给了自己一个渺茫的希望。花残了,刚刚长出的青杏还很酸涩,一只单翅的燕子飞来飞去找不到栖息的树枝,那些树枝上的柳絮被寒风吹落没有了安身立命之处。
这是东坡看到的春天。
这哪里是在说春天,他是在隐晦地说着他自己的遭遇。
历代的才子们他们手中的那只笔,是插在政治的笔架上的。看似风花雪月的风流倜傥,全赖于政治地位的滋润。在中国少了政治地位的抬举,才华如江南冬天的花朵,好看是好看,就是少了水汽滋润一样。

东坡先生也是一样的。他伤春,感怀更多的是自己的政治前程。才华是自己带来的,谁也夺不走抢不去,而官位则是外来的,别人给的,受则理所应当,失则失意。
站在朝堂高处的苏轼神一般存在,那是虚幻的影子,只有被贬遭遇到人生绝境,才为我们还原了一个真实的人。苏轼之所以历经千百年成为文坛难以逾越的高峰,就是在于他,居庙堂之高时心存山河,跌至人生低谷时又能堪破时势,超脱世外,看懂自己,明白自己是谁。

朝堂内有人坐在政治的秋千上荡来晃去,在笑,在得意,实际上,统治者眼里没有好人坏人之分,只有利益平衡,只有老子天下第一的重要。政治的媚笑不是因为美不是因为媚而笑,而是当媚笑者笑的最欢实的时候,帝王的屠刀就会款款而来。
墙里秋千墙外道。东破几经遭贬几经回到庙堂,如荡秋千一般,一上一下,起起伏伏,但最终善终,这就是他的分寸感拿捏到最合适的地方。包容天下的七寸不受伤害,豁达庙堂上下的高低反复,淡然的把每一次政治的荣辱与才华的茂盛割裂,合作,是修行也是天性所为。
请允许东坡先生在苦难时流泪。
请允许东坡先生泛滥他的伤感。

因为东坡先生总是在不经意让人突然豁达:多情却被无情恼。这样的人能不喜欢几辈子,这样的人他本身已经不是一个作家了,他是一个哲人,是一位贴心的好朋友。他总是在人生看似过不去的坎坎坷面前,让人豁然开朗,在碎裂的残局面前,伸手指一条豁然大道。                                                                                                                                                                                                  

他是擎起拇指的文坛大哥。

他用自己的生命体验创作,不刻意,不悲苦,不哭天抢地,真情流露,豪迈明月应笑我,深情则相顾无言,喜气则小乔初了,悲伤则肠断短松冈。

蒋勋说,苏轼是可以和历史对话的人,已经不在乎活在当下。这老头真迷人。


2. 这个世界纯粹纯真的美,一直断码
还是春天,还是伤春,还是东坡先生,但不悲,是丝丝缕缕的跳跃,一步一跃,给自己的真性情哭泣的理由,欢笑的资质,让丑陋和高贵握手言和,让春天生锈的雪花开阔起来,生动起来。

《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妖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 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最早看到这首词的时候,放下词,因为这首词里的世界太庞大,太开阔,太有故事。一个伟大的诗人遇到一首庞大的诗歌,如果没有通道是无法进入是人的内心世界,走不进,就会误读误解误会。故事是进入作家内心最近的小路,尽管绕路但是心与心的交融,时空是挡不住的,因为人性是一条坦途。

果然,离人泪是从他的挚爱朝云眼里流出来。苏轼被贬杭州时,在杭州遇见朝云,初为书房研磨,后二人多次说话才觉朝云聪慧,后来相伴,追随东坡颠沛流离先生二十三年,一起哭一起笑一起悲。据说,写完这首词之后,朝云每次唱和都是泪流不止,伤情肠断。自此,东坡先生再也不要朝云提起这首词。

这天下,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这桃花,这杏花,这梨花,是春色,是人间,是信仰儒、佛、道。是东坡先生与朝云坐禅的道场,佛堂。这世道,是二分尘土,一分流水滋养。尘土是这烟尘世界,是这喧嚣的朝堂,是生存的环境,细看来,满世界飘渺无家可归的是杨花,是春天乍暖还寒的争斗,是亲人情人挚爱离人泪。

真的悲痛不是哭天呼地,不是涕泪横流,而是点点滴滴欲哭还笑的悲怆。浩浩荡荡的悲怆的原配就是点点离人泪。远走天涯不是远,而是与春天近在咫尺触不到春天的温暖。
蒋勋说,宋一代知识分子身上所起兼有的养分非常丰厚,在不同的环境下,能够扮演政治家、诗人,评论家等多重角色。
这可爱的老头说的好,但不够好。在苏东坡身上,他是一体多面,既深情还多情,既豪放还真情,是深情的丈夫,一首多情的情人。一首纪念亡妻王弗的诗词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足两,自难忘。让多少后人为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生死别离流了多少年眼泪,至今都没有擦干。
这个世界,纯粹纯真的美,一直断码,遇到的往往不是成双的。

上天眷顾天才苏轼,让他入世就站的很高,近佛心,让佛驻在了心里,在看尽万千风景后,慢慢退隐,慢慢淡了,豁达了,开阔了,一次次放大他的才华,让的才华和真性情成了后人永久的伴侣。

3. 崔护,去年的桃花在今年发酵了



唐诗没有面具。
今人无论怎么写,都被唐诗宋词隔在门外。
唐代给了文人放胆的诗意和灵感,也给了诗人们风流娇纵的理由和地盘。看唐诗看春天的诗句时,特别会意,自己与自己互解风情。臆想自己就是诗中的的那个人。
最好的时代,就是一个人因为一首诗活了几百年几千年都在喘气,活生生的。崔护很幸运。

《题都城南庄》
      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其实,崔护从开始就知道这是一个关于桃花的是个标本。
桃色。本来就是一首用来怀念的字句,旧门旧人不在了,一切在诗人眼里才是新的。没有得到旧人的笑颜,但成就了一首好诗,得到了后世的流传。一枝桃花一个故事,桃花依旧笑春风。

一个笑字,诗人风流了,倜傥了,安心了。不可以把往事摆在今天的眼前,不可以把记忆当成一日三餐,追上去抓到手里的就是剩餐,追啊追,追不到的是诗歌。
去年春天,我来到南庄,我走在开满了桃花的路上,花是红的,路是艳的,水是粉的,人是美的,一切都想梦幻世界,我的心一直颤巍巍的在抖动,我以为我在桃花源里遇见了桃少年心事,不瞒自己瞒着桃花。

花仙子。新诗老套路,我要套一口水喝。
仙子来了,一瓢水,一个吟在桃花中的女子隐隐地笑的花红绿的,公子睁着一双桃花眼低头喝水,桃花替他探望了那位桃花仙子。
又是一个春天,桃花开了,诗人给自己托梦,南庄桃花开了。
去年的桃花在今年发酵了。
他来了,她不在了。

4.  孟郊太嚣张,酥了春雨


唐宋一代遇盛世文人恣意,娼妓风流,昨日桃花落,今朝公子浪,揣一两才华浪迹天涯,寸短尺长的地方必有佳人,红粉半盒,倜傥万亩,浪子翻墙头,红杏踩枝头,才子佳人,尘烟处,必有风花雪夜。春天是风流色情的当朝富二代,女色迷眼,男色当道,桃花上位,无色不成情事,无性不成美谈。对读书人来讲,科考就是一条死路,或是中举或是落第,无法忽略一个个如草芥一般肆意的土地,每个准备参加考试的人,就是一块随意在野地里散乱的石头,某一日,或许成为人生金字塔顶的景色,或许纵情悬崖,一世飘零。


《登 科 后 》
    孟郊
昔日龌龊不足夸,
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

这个孟郊可是那个写过“游子身上衣,慈母手中线。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哪个人吗。
一个孝顺的好儿子,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一个马踏飞燕的浪荡鬼了。
疯了吗。
疯了。
科考,中举,得意,嚣张。不尽的词语无法说清一个人中举之后的得意。
今天的长安是老子的,今天的世界是老子的,今天的风飞沙走石也是老子的,这个春天全部是老子的。
长安啊长安,你怎么就这么长。长安啊长安你的路怎就这样短,短到我的马刚刚扬鬃就到头了。
孟郊给了世界一个画面:一匹骄纵的马背上驮着一个酒醉深处的醉鬼,长安街上,人躲闪,街乱颤。
那个春天的早上,长安街,醉了,醉的东倒西歪站不稳,来回摇晃。

昨天,那个叫孟郊的人,还在别人屋檐下讨一口脸色饭,昨天,他还用一只写诗的干巴瘦手捂住心跳,前无路,后无家,他已经46岁了,从十七岁开始,离开家,离开父母老婆孩子,走上科考之路,失败了,再来,失意了,再来,唯有一条路,心不死,心不甘,继续考,继续来。爹娘没有钱给他吃饭,行走,浪迹。那个叫唐朝的年代,没有钱,只要有才华,就可以活下去。他会写诗,不停的写,不停的走,写的多了,有点小名气,他就拜谒有钱有官爱才的名人,在别人的门下混一口卑微的饭吃。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穷怕了,苦够了,穷酸到家了。中举就把这一切全部洗白了。龌龊,放荡一旦披上中举的金缕衣就是官老爷。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昨天长安的花朵很多很艳很好看,但没有一朵为我开为我香对我笑,而今天,仿佛这天下的所有花都是为我而开而香而艳,一日就看完了,一日就看够了。
孟郊太嚣张了。春雨都酥了。
春天的花有多妖孽,夏季的雨就嚣张。在这作妖的世界,必须让一块石头剃度出家。

5. 盛唐走了,春天就是别人的了

每次读王维的诗歌,都会想起还没火起来时期的张国荣。他的长相最像王维的性格。
王维,把山水诗活成了一把剃刀,自他以后,山水就是残山剩水枯荷。
唐朝的送别诗一直写到春天的南墙头上。王维把自己的诗情画意请进了寺庙。

《送元二使安西》
      王维

      渭城朝雨悒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读王维的这首送别诗,就由不住想起了怀素和尚,这个老和尚最后活成了一张魚网。
这首诗歌名义是送别友人,实际上写的是王维自己的心事。自己有口难辩的忌讳,自己无法说清的现状。他送别的是自己的过往,自己的过去。一言难尽。

世人评价说,李白是天才,杜甫是地才,王维是人才。王维诗歌写得好,绘画画的好,会谱曲作词,是全才不说,还是美男子,眉梢眼角都是诗歌,光滑开阔的额头是图画,精巧的嘴角是音乐,他的才华铺满了初唐田野河流,十五岁他来到京城,立马得到奢靡乱的上层贵族吹捧。他俊美的长相和铺溢的才华一下子把京城那些油腻男女迷住了。据说,他的中举也是得到了唐朝某位有话语权的玉真公主的宠爱。对这样一位才子,我更愿意用纯爱这个词语。

性格及命运,他才华很硬朗,性格又太懦弱。
于是,他只能他把自己切成两块,  一块给了才华,   一块给了佛祖。         
悲悯的佛祖,一直照拂这个纯爱的孩子。

他活的滋润,但他不快乐。诗人一辈子一直做着官僚。一辈子一直被误解为吃软饭的男人,王维很无语,也很无奈。
中年后他渐渐在佛祖关照下,平静了,安宁了,快乐了。安史之乱开始,朝堂不安宁,嘈杂不安起来,他在诗歌里种着一株枯莲,人在佛堂静坐。他要解救自己的田园和精神。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两位好友要别离动荡的朝堂,到边塞守关。
春天还是原来的春天,细雨还是去年的细雨,那杯盛唐的酒今日乱世再喝,也是醉了。一杯,还有一杯,盛唐的存酒喝一杯少一杯了,故人,旧情,旧景,在遥远旦夕不再的边关,没有了。
盛唐走了。春天就是别人的了。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和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在纵横社区3年以上,有激情有正能量的朋友,欢迎加入纵横静水投资群,QQ群号:294744029,群满额500人。

纵横财经广告位B-1招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浮动广告位招租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纵横财经社区 纵横股票论坛 ( 琼B2-20050020 琼ICP备08100221号 琼ICP备08100221号-1 )
纵横财经社区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8版)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专线:400-689-50268 18907552877
   
业务联系: QQ: 54898   咨询  Mail: 54898@qq.com   18907552877@189.cn 电话:18907552877 
静水投资QQ群: 纵横静水投资交流群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GMT+8, 2018-9-26 15:17 , Processed in 0.039827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