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财经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89|回复: 0

36氪独家|对话徐新:把平庸的企业先杀掉,投资人要有熬过谷底的信仰 zt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2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36氪独家|对话徐新:把平庸的企业先杀掉,投资人要有熬过谷底的信仰
36氪 04-19 16:00
采访/文 洪鹄
徐新鲜少露面,偶尔演讲,几乎不接受采访。但江湖总有徐新的传说。
她是中国第一代VC。1995年,供职于香港一家私人银行百富勤的徐新参与了对娃哈哈的投资,赌的是中国人会不会像外国人一样“喝洋气的瓶装水”。这或许是中国风投史上第一笔消费升级案例。徐新赢了。当年价值3亿的娃哈哈,如今价值超过千亿。
她是网易最早的投资人。1999年投进去,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徐新开始陪伴丁磊经历长达两年的“地狱”。最艰难的时候,网易被评为垃圾股、被调查,董事会上所有投资人坚持要把网易以低价卖掉,徐新是唯一反对的一个。理由很简单:我们已经在地狱了,每爬一步我们都会比现状更好。
徐新后来的故事更广为人知。2007年,见完几十个投资人、无一人看好的刘强东遇到了徐新。她当晚拉着刘强东签投资意向书,给了想要200万的京东1000万美金。强烈的直觉告诉她:刘强东是一匹黑马,不能放他去见其他人。
徐新的投资组合还包括:土豆,大众点评,携程,赶集网,唯品会,三只松鼠,小猪短租,美团,知乎,瓜子二手车。2016年底,看好新零售的徐新出手了当时仅有20家店、日均销售额不到4000元的永辉超市旗下社区生鲜便利永辉生活。一年后,永辉生活门店数超过200家,销售额上涨10倍,并成功引入腾讯投资。
对徐新的好奇,如果只保留一个提问,那就是:一个投资人如何练就穿越周期的眼光,在长达23年的时间里,持续不断的抓住具有代表意义的卓越公司?
在今日资本靠山面海的香港办公室,徐新对所有问题都报以详尽的、痛快的回答。她语速飞快,中英交替,在两小时里给出了巨大的信息量。而其中一些超出了我原本的想象。
比如,她对她的感性的信任。她做无数研究,建立大量模型,但是扣扳机的一刻,指挥她的是独立于这些经验之上的、内心的声音:“就是这个人,不能让他跑了”。
比如她的坦率。错过的项目,和创业者之间不仅限于惺惺相惜的角力,犯过的错,她皆无保留。
或许正是由于她的这种坦率,她告诉我她有一个特长——很多投资人问创业者“很难一下子得到真实答案的问题”,对方会愿意向她吐露。“或许,就是因为我很真诚吧。”
在整理这份和徐新的对话时,我做了一个小统计,出现最高频的词分别是快乐、真理和好奇。对徐新来说,这是她和投资的关系——作为一个有巨大好奇心的人,投资是追求真理的过程,这件事到今天还令她快乐。
以下为对话摘选。
谈新零售
每次做完一个项目调查我都会长胖很多
看见一棵树就爱上树,等见到森林时,钱都打水漂了
36氪:投进一个项目,一般你会花多长时间做决策?
徐新:我发现投得对的项目都是特别快就决策的,来来回回、思前想后、炒回锅肉的最后都不灵。
前一种,通常和创始人谈3-4个小时,我就会有很强烈的感觉,这是一匹黑马,我要赶快抓住他,我不能不让他去见其他人。
36氪:最近一次让你出现这种感觉是谁?
徐新:比如当时轩宁总(注:永辉集团创始人张轩宁)来找我。那时候他们永辉旗下的社区便利店永辉生活开了一年多,才开了20家店,一直在亏损,状态很不好。他刚刚把之前的CEO请走,打算自己干,但员工士气很低。 他很直接的跟我说,他们不缺钱,上市公司有的是钱,找我的目的其实就是希望让员工振作起来,他们传统行业,如果有个“懂互联网又懂零售的牛掰风投”来做DD他们就很开心了。
然后就在他们上海一家社区店,在一大堆水果蔬菜前面,聊了不到3小时,我就说我决定投。
36氪:口头协议?
徐新:我这种人,握了手就是deal了。后来都是我催他,你快点啊,我要赶快打款。
36氪:当时打动你的是什么?
徐新:轩宁总告诉我,他要建立一个“合伙人+赛马”制度,店是公司出钱开,员工创业,工资保底,利润对半。这样一来,以前是卖水果的,现在一个店6个员工都是合伙人,都有股份,你们自己再民主选举一个店长。
赛马是说每6个月来一次淘汰赛,后百分之20位(店长必须换掉。换掉后还能再复活一次,再不行,你就彻底出局了。
我一听就觉得这个制度会work,轩宁总了不起,洞察人性。
36氪:把每个店变成一个自组织。
徐新:管理成本大大降低。以前都选比自己怂的人,担心自己位置被撬掉,现在不可以了,我们都是合伙人,干不好我们都要被干掉。这种制度保证员工永远是饥饿的,他会舍命狂奔。
还有一个原因,我很喜欢那家店。我记得它店里的货架都是木头的,蔬菜水果干果啊摆得满满的,看着特别温暖,还有一张小木桌可以坐下来,轩宁总跟我说,他希望小朋友放学了可以来这里写作业。我一下子就被打动了,它跟互联网那种冷冰冰的感觉不一样。
36氪:你很看重体验感?
徐新:当然,我对店是很有感觉的。我最喜欢看店了,一个零售项目,你甚至应该先不要见创始人,去看店,去买,去吃它的东西,所以我做完一个DD(尽职调查)都会长胖很多。永辉生活那家小店,我站在那里就很激动,觉得我们找到真理了。
然后我们投完以后,奇迹真的发生了。门店日均销售额翻了4倍,门店数量翻了5倍,它2016年销售额是5000万,2017做了6个亿,今年要做60个亿,10倍10倍的涨。
36氪:为什么它的速度比电商还快?
徐新:我想过这个问题。电商也就是3倍3倍的增长,我觉得核心还是便利店高频刚需。你在电商买电器、买服装,无论如何不会每天都买,但生鲜你每周2到3次。生鲜有5、6万亿的市场规模,非常大但难做,因为它不是标品。生鲜是电商最后一个堡垒。
36氪:2016年你投永辉生活,2017年新零售成为最大风口。快人一步是偶然吗?
徐新:这一块我们确实很早在就在研究。2014年大家都还在讲前置仓、O2O,我们因为投了美团点评所以也在看。我当时就在想,为什么前置仓、O2O烧了那么多钱,订单只有一点点呢?连老客都需要不断花钱打广告。其实原因就是:人家想不起你。
要人家想得起你,你就得把店开在大街上,让他天天看见。所以零售线上线下不可分割,这是当时就意识到的。但我觉得还是没研究透,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于是我们就花了很长时间做了deep studying(深度学习),我要求我们团队把所有零售公司,线上线下全部拿来研究一遍,建立winner pattern(胜者模型)。亚马逊,京东,阿里巴巴,沃尔玛,Costco,7-11,阿尔迪,全部研究一遍,他们所有传记、采访、年报、视频,我们全看了。
36氪:见到森林了?
徐新:看完我们就找到真理了。投资人犯的错误很大一部分都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看到一棵树就爱上树,心里都不知道森林长什么样子。等到看到森林,已经晚了,钱都打水漂了,哈哈哈。
36氪:永辉和你们得出的winner pattern完全吻合?
徐新:这个winner pattern其实很简单:零售要控货、控店、控心智。
先说控货。Costco自有品牌30%,阿尔迪高达90%,他们都既是渠道、卖的还是自己的货,打到供应链里去,选品、原材料供给、品质把控都是自己在做,这样才能做到品质好,成本还低,才能建立壁垒。
渠道呢?电商渠道就3个,阿里京东,再加一个唯品会或拼多多,而且垄断越来越强。你不可能只做线上,你得有线下获客能力。
控心智就是stores everywhere(店开的到处都是),我们有一个理念,就是一个城市里20%的人经常可以看见你,你才算一个品牌。一定要熬得住寂寞,在一个城市、一个区域一口气达到20%覆盖率,不能东一榔头西一棒。
这些想清楚了我们就很笃定了。那么所谓新的零售也就是店要是自己的、要做自有品牌,因为它才能做到质量又好、成本又低,要迅速开店赶紧让大家知道。新对旧的颠覆就看旧的那个痛点大不大,到没到颠覆的时机。
永辉生活做的是社区生鲜便利店,它颠覆的是谁?菜市场。这个痛点太大了。菜市场离你远、不便利,体验也不好,脏兮兮,价格也不便宜,我们这个店在社区里,你可以下班顺手买回家,也可以3公里半小时送货上门。
36氪:你认为零售里线上占比最终会达到多少?
徐新:一半以上。半小时送货上门现在是我们的法宝,以后它就是“便利”的标配。大家越来越懒,根本不愿意下楼,线上最后有可能会达到70%。
36氪:去年最火的无人货架、无人便利店,你为什么不看好?
徐新:我认为它们没有抓住最核心的东西。便利店里最核心的产品是鲜食和即食,关键是要热的,早餐中餐下午茶,热咖啡热豆浆,中国人就是离不开热的。你做无人便利店就是把这一块放弃了。无人货架作为独立生意很辛苦,看似省掉了房租和人力成本,但背后的补货成本,物流、供应链的复杂程度省不掉,日均销售额低,规模效应不了。
我既然投一个生意,当然希望它越赚钱越好,能做日均两万的便利店,为什么要做日均100到200元的货架呢?
谈识人
好的创始人会给你“可以做女婿”的感觉
企业家必须强势,投资人要懂让步
如果只有我和浩涌,赶集就不会合并,我们会一直砸下去
36氪: 你说过喜欢投赛道里前5名中的某一个,而不是投第一。
徐新:对,我们看行业第一第二,不仅看目前的排名,我们喜欢判断整个赛道里谁最终会成为第一。因为品类机会来临时,存量很小,增量很大,关键是找到那些能够舍命狂奔,抓住增量的创始人。
讲个好玩的事,2008年的时候,我们当时在看药店,见了行业第一,但最后我投了当时的行业16名,就是益丰大药房,同事们都快晕过去了。现在它做到了行业成长最快,盈利最好,花了10年证明我眼光是对的。
36氪:你发现了益丰什么过人之处?
徐新:当时它还是湖南常德一个区域性品牌,我们投了它,他们也很震惊,说我们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自己不知道。
其实一开始打动我的是一张纸,他们董事长高毅做的区域经理绩效考核表,上面除了毛利、客户满意度、,kpi里还有一个员工流失率。我觉得非常惊喜,员工流失率越低,说明你老店同比越高,在一个偏僻的小城市,这个人有这样的洞察力,我觉得他很厉害,非常了解零售。
36氪:投第16名也是一个快决策?
徐新:我内心有一个判断方式,就是看创始人适不适合做女婿。能做女婿说明创始人踏实、靠谱、极其值得信任,这是很重要的考察点。高毅特别适合“做女婿”,哈哈。
36氪:很少有投资人像你这么信任感性。
徐新:其实最后的判断是前期积累的一个结果。我读了很多零售人的传记,每个创始人性格都不一样,但我总结出3条共性:都非常非常注重细节、都特别抠、都对员工特别好。
我见完高毅就发现,每一条他都对得上。他很注重细节,每次来上海就是去看店,对店里大小事情清清楚楚。特别抠,我们俩认识这么多年,每顿饭都是我请的,从来没请过我!印个海报要一张张数的,生怕印多一张浪费。然后他对员工非常好,一般传统行业都是我们催着才分期权,他在我们来看项目前,已经把期权分了,他的高管都是跟着他打了很多年的仗的。
36氪:创业者投资人在之后的长期关系里很大程度上的利益共同体,但在某些时刻也会博弈。这种博弈里,你是强势的一方吗?
徐新:和高毅谈判当时就很艰难,前面不是说他很抠么,所以在价格上他是很不让步的,当时我们双方差距有点大,就等于谈崩了。
然后我们各自下了金茂大厦的电梯,到了大堂,我当时眼看着他要从另一扇门离开了。我想高总他们大老远从常德过来,这一走估计以后就没机会了,我就把他喊住了。我说高总这样吧,我们把它分成两部分投,第一部分价格稍微便宜些,第二部分我给你涨起来。
于是我们就站在金茂大堂里,又谈了好久,最后上楼把TS签了。
36氪:你是愿意妥协的那个。
徐新:是,很多次都是我妥协。好几个伟大公司都是这么造就的,要不然就黄掉了(大笑)。
36氪:刘强东知道他在你心里过了“女婿”关吗?
徐新:我第一次见到老刘,就觉得他很trustworthy(值得信赖) 。他也是让我一见到就觉得“这是匹黑马,必须抓住”的人。我们从晚上10点谈到凌晨两点,我让他第二天就飞到上海签TS。
但之前有家基金,说要投他们500万人民币,结果投了100万就不投了,因为看他们一直亏损嘛,没有信心了。我让他给我看下他和那个基金签的条款,他就死活不给我看。
我当时心里很震惊,因为他当时已经没钱了,他们是按照500万到账去扩张的,到见我的时候他真的是desperate for money(为钱挣扎)。但这种情况下他还这么强硬!这个人内心有多强大。
36氪:他强硬的原则是什么?
徐新:说之前是签了保密协议。反正最后还是我让步了。我觉得,真正的企业家一定是很强势的,投资人学会让步很重要。他真的想要的东西,你得给他。
36氪:有没有当时让你很兴奋,事后验证是看错了的情况?
徐新:其实我觉得人还是对的,但碰上的对手太强了。
36氪:遇上姚劲波的杨浩涌?
徐新:不,浩涌一直都很牛掰。我说的是另外一个人,我没有办法告诉你他是谁。他很厉害,我们都觉得好久没有看到这么优秀的人了,但最后……如果你跟马化腾生活在一个时代那也没办法,运气也很重要。
36氪:共享单车你没有投,是因为赶集当年和58同城打,让你对这种资本大量堆积快速消耗的模式有顾虑吗?
徐新:不是。赶集我是想要砸到底的。如果就是我和浩涌的话,就不会合并了,我们会一直砸下去。
市场已经细分了,赶集当时做二手车和招聘都非常厉害,两个都是巨大的市场,这两个赛道足以支撑一个非常厉害的公司。很多投资人熬不到,他没有conviction(信念),如果他有,熬过去就是春天了。当然,现在浩涌出来做瓜子二手车(现名车好多集团),做得非常好。我们也投了他。
单车我们没投是因为账我算不过来。对用户来讲车子越多越好,但车子要被骑的次数应该是越多越好,这两头是矛盾的。
36氪:怎样评价美团收摩拜?
徐新: 美团是一个服务电商的超级平台,凡是高频交易都得做,这样才能满足用户需求。日过2000万单的交易平台有几个?外卖是一个,网约车是一个,共享单车是一个。美团的使命是让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出行本来就是美团核心的业务之一,共享单车这张牌抓在手上是很有价值的。
而共享单车的特点是高频刚需,客单很低,可变成本也很低,单独做可能不是特别赚钱,但是对美团这样的超级平台,是一个获取新客,粘住老客,占领心智的应用场景。每天大街小巷跑这么多摩拜的单车,当广告打也值啊。更何况,可变成本这么低,免费骑又怎么啦?每天2000万单,交易免费,打个组合拳,别的地方也能把钱赚了。
36氪:美团做打车呢?
徐新:我觉得王兴洞察深刻。打车最后格局肯定不是一家,因为供给是稀缺的,只要供给是稀缺的就总会有第二家进来。Uber这么牛,Lyft也涨的很快,去年抢了Uber 10%的份额。
而且美团说要让人吃好玩好过好,做打车,也符合它的使命愿景价值观。打车也是一天2000万单,中国2000万单的市场有几个?
36氪: 你曾经归纳过伟大创始人的三点特质:杀手直觉,超强学习能力,志存高远。王兴哪一条最强悍?
徐新:王兴是一架深度学习机器。他的学习能力让他在很多领域,往往是后面一个进去但最后总比别人洞察得更深刻、执行得更坚决、战略定得更长远。他甚至说我为了执行上的懒惰,愿意做战略上的所有勤奋。
36氪:现在这个时代对创始人的要求,比起10年前你看中刘强东时有什么不一样?
徐新:我觉得还是学习速度,创业者必须时时刻刻、天天到处学习,必须非常非常open,耳听八方眼观四路。以前你可以一亩三分地先耕耘好,再去看别人,去竞争。现在不能,你不能学到百分之七八十,而要在学到百分之三四十时后就开始跑,边跑边调整,跑到别人前面去,一定要当先行者。
还有就是用人。浩涌这一次创业比第一次更牛掰了,因为最厉害的人都被他搞到手了,他也很会用我,经常让我去帮他搞定人。我也跟王慧文聊过,人家为什么不自己创业?因为王兴总能给他们指出一个伟大梦想,让人觉得为这个梦想去奋斗,比我自己去做一个创业公司还有有意思。
其实这一点,PK的又是我说的“志存高远”了。最后bonding(绑住)住一个公司的就是使命愿景价值观,像宗教信仰一样的使命愿景价值观。
谈得到与失去
错过了快手和拼多多,但我确实觉得你要投自己看得懂的东西
你不知道下一个浪在哪里,但你起码要在海里呆着
36氪:今日资本让人印象深刻的项目——京东、大众点评、永辉生活,集中在大消费消费领域。为什么不覆盖其他?
徐新:交易我们是比较厉害。京东给我们挣到了很多钱,电商品牌里三只松鼠可能是淘宝上长出来最犀利的一棵树了,我们抓到了。O2O我们投了点评,后来美团合并我们又投进去很多钱。
我觉得我们在内容上应该做得更好。我们把知乎抓住了,但没有抓住今日头条和快手。
36氪:我做一个猜测——相比之下快手和拼多多你其实没有那么感兴趣。因为从1995年投娃哈哈瓶装水开始,你就在赌中国的消费升级。
徐新:我是巴菲特的信徒,我觉得确实你要投自己看得懂的东西。
36氪:所有人都在谈论下沉人口红利,这是个巨大机会。
徐新:我知道,但我的确不能够完全有同理心。也许和三四线城市小镇青年混一阵我能懂?但审美的东西你不能强迫我。可能这是我不理性的地方。
36氪:你刚才说会大量研究得出winner pattern,但拼多多可能就属于你研究了100个最好的零售模型也得不出的案例,它和原有的模式都不一样。
徐新:它还是拼好货的时候我们看过,当时觉得模式有一点问题。他们后来转型了我们没有认真跟进,这点我要检讨。创始人黄峥确实非常牛掰,他聪明之处不是用微信红利做起来,而是他们做到了供应链,在供应链上他们花了功夫的。
但每次零售革命,归根结底都要能创造新的价值。品类更丰富是价值,我送货上门消费者超爽是价值,我在想拼多多创造的价值是什么?是一起拼团买东西更快乐?还是便宜?10块钱便宜了两块钱的快乐?个性化推荐让人越刷越过瘾,把时间都耗光了?
36氪:你在焦虑下一个great deal吗?
徐新:王兴有一个说法很好,传统行业是登山,你知道最高峰在哪里。但互联网是冲浪,你不知道下一个浪头在哪里,也就更不知道能不能赶上那个浪。
过去两年我们找到了美团这样的super platform(超级平台),找到了新零售,我觉得已经很幸运了。大浪不一定每年都有,没有你就歇着,等着呗,等浪打过来。但要赶上浪你必须在水里泡着,别浪来了,水也打不到你。我们反正不停的在看项目、在见人,反正一直在海里,反正一直在冲浪呢。就算大浪没有,小浪还是不断的。
谈为什么要做常青基金
我犯过最大的错误,就是伟大公司拿得不够长
网易是唯一让我睡不着觉的案子,在地狱的好处就是不能更坏
36氪:今日资本目前这一期基金的存续期是28年,远远超出一般美元基金的10年。为什么要做这么长?
徐新:我一直在检讨,我犯过最大的错误是什么?是伟大公司拿的不够长。
我进入这个行业做的第一个案子是投娃哈哈,宗庆后教给我特别、特别多。那是1995年,我还在百富勤(注:香港私人投行)。宗庆后去了一趟巴黎,看到法国人都在喝依云,他觉得好洋气,回来他就说要做瓶装水,当时中国人都还拿个军用水壶在喝水,根本没有人知道瓶装水是什么,但他就敢砸。重仓3000万美金,一下子开3条生产线,把广告打得铺天盖地,广告打了6个月,水还没有上市,这样的饥饿疗法!后来娃哈哈瓶装水一上市,市场已经饥饿到不行,他又把80%的销售额拿来继续打广告,我们都傻眼了。
36氪:你从他那儿学到最重要的是什么?
徐新:get big fast,当品类机会来临的时候迅速做大。唯一的门槛就是规模和品牌,其他都不是问题。
36氪:为什么3年就卖掉了?
徐新:当时金融危机来了,百富勤快倒闭了。没办法,被迫卖。
36氪:娃哈哈给你们带来了多少倍回报?
徐新:我们当时投进去4000万美金,1997年卖掉的时候赚了5倍。它那时候收入几十亿。但现在它是几千亿。
36氪:还有网易。如果你持有到现在,也是巨大的回报了。
徐新:网易这个案子我经历了非常非常多痛苦。这是唯一一个曾经让我晚上睡不着觉的案子,我特别感谢它。
36氪:为什么说感谢?
徐新:网易让我学到了必须坚强,必须困难的时候不放弃,要有信仰,信仰决定了巨大的差别。
36氪:当时网易股价跌到底,你很多同事都觉得网易投错了。你为什么还是相信它?
徐新:我们1999年投的网易,当时我们是第一轮投资,最早5块钱一股,后来涨到30块钱,我没卖,因为我要长期啊,从娃哈哈吸取来的教训。结果后来互联网泡沫来了,股价变成6毛钱,在6毛钱上徘徊了两年多,变成垃圾股,被集体诉讼。
我记得那时候开网易的懂事会,一次开4、5个小时,全是坏消息,我当时32岁,已经是桌上最老的了,其他董事都是小孩,只有二十多岁,大家要把公司卖掉。
我坚决反对。不是我特别牛掰,能看到今天它值这么多钱,我只是觉得已经在地狱了,在地狱的好处就是不能更坏, 往后就是走在通往天堂的路上。我就给每个董事打电话说:不能便宜卖。
Anyway,当时支持我判断的还是丁磊。他30岁生日那天我请他吃海鲜,他说Kathy,我有两个梦想,一个是要做最好的游戏公司,一个是要帮你们、帮股东赚钱。我特别感动,他在那种情况下还想要帮我们赚钱,我觉得他特别有责任感。而他看好游戏也很厉害,这个人有杀手的直觉。
然后他搞游戏搞了两年半,大话西游1还不太行,大话西游2出来,就非常非常成功了。那是2003年,福布斯评选他就是中国首富了。最后因为内部压力,我们在网易市值10亿美金时卖掉了,赚了8倍。现在人家市值370多亿美金。
36氪:所以京东后来遇到各种低谷时你都没打算放弃。
徐新:京东遇到困难没钱,我们就给他过桥贷款啊。网易让我地狱都走过了,企业什么难关度不过?只要你相信这个人、这件事能成,你就是要赌进去,砸进去。
早期投资真的是需要信仰的,它没有那么多东西可验证。
36氪:为什么京东上市后你们也不退?
徐新:你相信它的价值,你就继续持有。我们这个行业最大的特点二八定律,20%的项目贡献80%的回报,所以关键就是那20%的好公司。好公司会越来越强,如果基金这时候到期限了你就不得不退,因为你要向LP交代。所以我们就搞了28年。
36氪: 说服LP难吗?
徐新: 因为我从今日资本成立开始天天跟他们讲同样的事情。他们说,Kathy啊,十年前你也讲同样的东西,没必要讲啦,就同意了,哈哈。
这也是一个双向选择,不投我也可以,我就找认同我的嘛。而且我也不要很大的基金,我们用长期的业绩来证明,最终肯定还是帮大家赚钱。
谈一个投资人的快乐、诱惑和使命
最快乐的是和创始人一起头脑风暴,寻找真理
我已经是一个有钱人了,我当然要追求更多
36氪:你做投资22年,跨过了数个周期,从中国最早的消费品牌,到电商到O2O到新零售,你都有代表作。这是我最好奇的:你靠什么秘诀来穿越这么多周期?
徐新:我想,可能我并不注重这些这些概念。我更相信人性的本质,更具体点说就是consumer insight(消费者洞察)。
36氪:把自己还原为一个体验者?
徐新:每个案子我们都花很长时间做consumer insight(消费者洞察)。我现在还是喜欢自己打电话,一个一个打下来,有人会说哇徐总诶还做这么多dirty work(脏活累活)?我想,这不是最有效的方法吗?
36氪:你最喜欢自己什么特质?
徐新:我觉得我很认真,挺一根筋的。我觉得专注做事的时候人真的很快乐。然后我好奇心比较重。
36氪:投资这项工作,除了“投对人”的成就感,还有哪部分让你快乐?
徐新:我特别喜欢和创始人头脑风暴。不是董事会,董事会人太多了,而且光看历史数据,不好玩。我喜欢和创始人一起去想未来,去找一些前无古人的真理。感觉像同学一样,共同学习,寻找真理,这个快乐是很大的。
记者: 你和20岁的你,变化大吗?
徐新:哈哈哈,还是说话特别快,眉飞色舞。
记者:你有偶像吗?
徐新:小时候没有,长大后就是巴菲特了。我见人就送他投的那个巧克力See’s Candies(时思巧克力),这是我偶像巴菲特投的企业噢,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巧克力。
36氪:今日资本的决策机制是什么,你说了算?
徐新:决策机制是吵得天翻地覆。我们非常鼓励debate(争论),因为真理是越辩越明的,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发言,junior(初级)的人经常声音最大。我很相信Ray Dalio说的,我们每个人都有盲点,我一定有我看不见的地方。
36氪:你会研究其他基金的打法吗?同行谁让你好奇?
徐新:会啊,我们很有好奇心,比如红杉,它非常成功,它会在一个赛道里投很多家公司。而我们是狙击手型、只会押注一家,硅谷很多很厉害的VC,比如benchmark也是押注型的。
所以更长期的看,是精准押注型的成功概率更高,还是天女散花型的更高?这个我很想知道答案。
36氪:你面临过诱惑吗?比如说扩大基金规模、比如说“风口”要不要投进去。
徐新:肯定会有。每年也都会想,要不要搞人民币(基金)啊,要不要把基金盘子做大啊,但我觉得最终答案还是回到我的使命上来。
36氪:你的使命是什么?
徐新:今日资本是2005年成立的。12年前,我记得我们当时开了一个东山会议,来定我们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当时大家吵得很凶,有人说我们做投资追求的就是回报最大化,我说不行,我已经是一个有钱人了,我不可能只追求这个。我们的使命是build business for China,打造中国企业。后来我又加了两个字,伟大,我们要投中国伟大公司。
36氪:怎么定义伟大?
徐新:首先它要是它这个行业的第一品牌。另外就是持续发展,这个公司要能基业长青。
36氪:使命愿景价值高对一家基金的重要性有多高?
徐新:就这么一句话,我觉得非常管用。很多项目我们经常在为到底投不投吵,有同事会说我们不投谁谁谁又投了。我说不行,你想想我们的使命,它能成为第一品牌吗,它会是一家伟大公司吗,不能就别投了。
我经常在内部讲,kill the mediocre deals quickly,把中庸的企业先杀掉,我们时间有限。
还有一个定位是,我们的成就感来自我们从它很小的时候就投它,陪伴它,帮助它,很多企业我们都是一轮轮跟进。这个也让我充满成就感。
36氪:但蔚来汽车你们是很晚才进的。
徐新:这个属于花1000万买个门票,电动车领域,我是进去学习的,哈哈。
36氪:所以,回到你的使命上来——要不要把基金规模做大,要不要投某个主题,你也有了答案。
徐新:对,我有答案。伟大公司多吗?不多。那我需要那么多钱吗?不需要。那我应该这里投一点那里投一点吗?不应该。想清楚了这些就行,那你就要熬得住寂寞。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和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在纵横社区3年以上,有激情有正能量的朋友,欢迎加入纵横静水投资群,QQ群号:294744029,群满额500人。

纵横财经广告位B-1招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浮动广告位招租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纵横财经社区 纵横股票论坛 ( 琼B2-20050020 琼ICP备08100221号 琼ICP备08100221号-1 )
纵横财经社区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8版)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专线:400-689-50268 18907552877
   
业务联系: QQ: 54898   咨询  Mail: 54898@qq.com   18907552877@189.cn 电话:18907552877 
静水投资QQ群: 纵横静水投资交流群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GMT+8, 2018-6-19 14:32 , Processed in 0.048607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