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财经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68|回复: 1

转载:众人皆在谈药神,你可知道中国制药为何没能成神?|【有鱼有热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0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众人皆在谈药神,你可知道中国制药为何没能成神?|【有鱼有热点】

原创: 云锋金融  云锋金融  今天
近日,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热议。我本人作为长期专注于医药行业的投资人也赶在周末去影院观看。影片中人物的境遇令我多次哽咽,也引发了我对制药产业的诸多思考。尤其是观影期间听到很多观众的评价,还是有诸多对医药产业的认知偏颇。这促使我写下一些自己的理解和思考。

一、
穷人也要治病
——印度仿制药受益于特殊的专利安排

“若有疾厄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
——孙思邈《千金要方》

医者仁心。然而现代医学已非草药时代,创新药需要人才、技术和资本的合力,背后是国家整体医疗保障和专利保护体系的支持。发达国家的医疗保障水平普遍较高,病人基本治疗需求大部分被满足。超出医保范围和基本治疗需求之外的需求怎么办呢?一些病人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因此,在市场经济供需关系下,药企能够对自己原创出来的新药制定市场化的较高价格。发达国家普遍较为完善的专利制度,保障了药企研发的药物都能在自己的专利保护期内不受到竞争对手的简单模仿,激励药企持续创新。

因为药品的人道主义性质,缺乏创新研发能力的发展中国家,从特殊的专利安排中受益。发展中国家无论是物质基础还是专利技术都积累薄弱。其中,有代表性的国家,如印度,为了能够满足自公共健康基本需求,对全球范围内都承认的药品专利采取了具有本国特色的制度安排。这些安排包括:不承认部分专利和“强制许可”部分专利。通过这种方式,就能在本国范围内使用这些专利,从而以非常低的成本快速复制全球专利保护期内的药物,满足自身国家的公共健康需求。但必须强调,这些药物只能在本国范围内使用,而不能出口到其他国家,因为其他国家对这些专利是承认的。

我国历史上在药物专利领域也曾经有过类似的制度安排。全球范围的重磅药物如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波立维”、降脂药“立普妥”等,在中国都很早就有了国产仿制药,满足了人民群众的治疗需求。但是,我国在药物专利制度方面,领先印度,实现了与国际接轨。因此,现在全球专利保护期内的药物,其专利在中国也是严格受到保护的,不能被中国本土制药企业简单模仿。电影中出现的药物格列卫就属于中国专利制度与国际接轨后上市的药物,因此我国本土企业在专利期内无法仿制。

创新是充满不确定的,先期要投入大量资源,但是后期是否产生预期结果是不确定的。因此专利保护制度是对创新成功的企业和个人获得补偿和奖赏,并激励更多企业和个人投入到创新中去,并享受创新成功后的回报,从而推动技术进步。就拿印度仿制药来说,如果印度持续“强制许可”,那么专利药企就不会有动力去针对该国多发疾病去研发创新药。

二、
“印度假药”还是“印度神药”

“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么?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么?”
——“药神”中慢粒白血病老太太对警察说

“相对于服用原研药患者,服用仿制药的患者治疗反应较差。”
——北京医科大学人民医院血液科主任医师江倩研究

印度国家层面的整体专利制度安排,使得印度企业可以在本国范围内直接使用海外药物专利,并按照本国的药物审批规则进行药物申报和上市销售。那么,印度的仿制药效果是否与发达国家专利保护的原研药物一致呢?

从药物审批标准和药物生产特点看,印度药与原研药效果大体一致,但可能存在差异。总体而言,仿制药物和原研药物的化学结构是一致的,提供了发挥疗效的基础。仔细观察,印度为国际公认的标准组织ICH*观察员国家,但不是成员国。这意味着印度本国内的药物审评标准没有与ICH国家完全接轨,也就是说印度本国药品品质或许与发达国家原研药物有一定的质量差异。此外,特定药物本身的特性也会影响药效:易溶解药物相对比较容易实现一致性,而难溶解药物则需要更高的制剂工艺来保证仿制与原研的一致性。最后,效果差异仍受到药物制剂工艺等的影响。

经过迅速发展,印度一些仿制药能出口发达国家,得到了市场认可。很多印度药厂已经是全球范围内具有竞争力的制药企业,比如SunPharma、Dr Reddy等。这些印度知名药厂的药物已经通过了FDA审批,依靠价格优势打开了美国的市场。获得FDA等发达国家药物审评机构批准的印度药基本上是符合其质量要求的药品;可以认为,这些印度出口仿制药的疗效已经与发达国家原研药物一致。

三、
能否用得起药:谁之责任?

药企——营利与社会责任

药企首先是企业。在医药生产中,药企先期要投入资金进行临床前和临床研究。由于药物监管规则非常严格,药物要能获得批准上市,需要经过严格的疗效验证和不良事件研究,周期漫长,大量药物在这个漫长的环节中被淘汰,前期投入打了水漂;少量成为最终获批上市销售的药品,为企业带来利润。面对研发失败,大型企业尚能依靠其他药物的产品组合维持运行,而中小型企业可能就会一蹶不振。因此,作为对制药研发的激励,其专利得到保护,以及允许其研发成功的药物基于供需关系定价获利,是合理的制度安排。


以格列卫研发的故事为例,可以看到一个药物从基础研究到最终获批销售的漫长过程,是充满不确定性的(引用自“好医新药”)。

step1:启航

1960年,一篇关于人类肿瘤细胞中染色体的文章同年刊登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给癌症研究领域带来了一场地震。永远改变了人类对白血病的认识。

新染色体的发现是白血病研究领域的一个重要突破,但却不是终点。相反,它连新药研发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都算不上。

直到30年后,科学家才最终证实,BCR与Abl两条基因的融合,是此类白血病的根本原因。直到这一刻,人类才从未知的领域中探索到了足够多的新知,刚刚才能开始踏上新药研发的征程。

step2:探索发现  

在上世纪80年代末,CibaGeigy公司(现属于诺华集团)的科学家们发现一种2-苯氨基嘧啶(2-phenylamino-pyrimidine)的衍生物展现出了成药的潜力。尽管这种衍生物的特异性较差,无法直接用于治疗,但它却为新药研发人员们提供了一个研发的起点。

在这个化合物的基础上,研究人员们做了一系列的合成尝试,不断优化这一分子的特性。经过一系列的设计与修饰,这款分子彰显出了极高的特异性抑制能力。这款分子的代号是CGP57148B,后来有了一个更为响亮的名字——伊马替尼(imatinib)。

在小鼠实验中,研究人员们进一步优化了这款分子的疗程和剂量。长时间大量的积极数据,也终于将伊马替尼带到了人体试验的门前。

step3:降临人间

1998年6月,伊马替尼迎来了历史性的一天——它终于进入了人体试验阶段。在这项1期临床试验中,研究人员们的主要目的,是寻找最大耐受剂量,探索这款药物的安全性。研究招募了一群经过治疗,但病情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