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财经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57|回复: 0

女人的爱情——《荆棘鸟》读后 zt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8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澳大利亚女作家考琳·麦卡洛的畅销小说《荆棘鸟》,有澳大利亚《飘》的美誉,小说90年代初引进中国,随着改编的电影和电视剧的推出,让它拥有了众多的粉丝。爱是命运中最大的谜题,人们似乎都想从中寻找着其中的答案。
小说以上世纪初到70年代,横跨半个多世纪, 澳大利亚这个有着不光彩历史、严峻土地上,不同命运的人们希望在这块新鲜的土地上展开新的希望。在贫瘠的德罗海达(作者虚拟的地名)一个美丽而善良姑娘梅吉,也正在被赋予着荆棘鸟的命运,为爱而歌唱,完成世间最美绝唱,为此她要用尽一生。
梅吉出生在新西兰,为了更好的生活,父亲帕迪带着一家人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德罗海达,投奔姑妈玛丽,他们被答应是来继承其家产,实则一家人都做了姑妈玛丽的雇工。
梅吉只有九岁,德罗海达处于遥远的边缘地带,紧邻荒漠自然条件恶劣,干涸少雨。
环境虽恶劣,生活却总算有了起色,男人们管理着玛丽的25万英亩牧场,他们喜欢纵情骑马游荡,夜晚露宿在星斗阑干的苍穹之下,这使他们感觉身在天堂;母亲菲奥娜也有女佣来帮忙,不用殚精竭虑地终日劳作,这让她有时间关注一下身边的儿女,虽然她更愿意把心思放在活计上。
从梅吉踏上德罗海达那一刻,就注定了她荆棘鸟的命运: 神父拉尔夫的出现,九岁的梅吉的美丽吸引着拉尔夫,让他念念不忘,他清楚这爱非同寻常,虽然作为教士他对男女之爱知之甚少,自信的他很快给自己一个安心的、不违背教规的解释——乐于帮助梅吉健康快乐成长的长辈,可笑的是,这个解释除了能骗过他心中的上帝,瞒不过德罗海达任何成年人的眼睛。
外表俊朗、平易爽快、和蔼可亲神父很快就走入到梅吉心里,因为他总能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不知不觉,拉尔夫一点点地把梅吉塑造成他希望的样子。
梅吉渐渐成大,面对这种不可能的爱情,两个人非常着急,首先就是父亲帕迪,这个老实巴交的受苦人,虽然没上过什么学,却非常睿智,这源于家族中爱读书的传统,他竭力想拉梅吉回到现实里,虽然他很爱拉尔夫神父,但此时的梅吉已经深陷其中,已经把拉尔夫视为终身之爱,作为父亲只能为女儿的前途深深忧虑。
另一个一闻到散发着生命气息的爱之花,就抓狂的是梅吉的姑妈玛丽。
这个德罗海达的主人自从见到拉尔夫,就把他当做自己的猎物,她并不急于吃下他,而是不断舔食、挑逗着自己的猎物,因为她攥着致胜法宝——金钱,但梅吉的出现,让她对自己取胜越来越没把握,一个龌龊的计划在她那阴暗发霉的心里疯狂生长,她甚至都等不及要看到拉尔夫和梅吉可怜的结局。
在她72岁生日那天,她从上帝那儿要回了自己死亡决定权;这个德罗海达的主人依然主宰着自己和拉尔夫、帕迪一家的命运:她将绝大多数财产捐给教会,藉此换取拉尔夫红衣主教的位子,而这个计划最玄妙最狡诈地的部分在于,她让拉尔夫自己来决定,要不要夺走本该属于帕迪一家的一切,这种背弃仁义的做法,会让拉尔夫痛苦,且远离梅吉。这个狠毒的女人用这个自认为巧妙的计划,报复拉尔夫的虚伪、报复梅吉得到了她从未得到的东西。
不出玛丽所料,拉尔夫分毫不差地按照玛丽的计划做了,还做得非常漂亮,这笔震动整个罗马教廷的巨款,让拉尔夫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一切。
拉尔夫迅速离开德罗海达,善良的帕迪一家根本没有记恨拉尔夫,因为他们并没有把玛丽的财产看成自己的,剩下的少的可怜的财产,已经能让他们一家在德罗海达自由而富足的生活了,他们很高兴。
而拉尔夫的离开,对梅吉来说,意味着爱情的结束,为此她早就为心做了一个厚厚的壳。
作为母亲菲奥娜,她只是默默看着女儿慢慢舔食着伤口,什么也没做。没了爱人,婚姻已经不重要了,梅吉用它来遮挡世俗的偏见,来遮蔽她真实的爱。
顺理成章地,另一个男人出现了,一个叫卢克的羊毛工,他有着和拉尔夫一样的眼睛和脸庞,也是那样英俊干练,原意凭借着自己的双手创造自己的命运。梅吉时时处处注意他,拿他和拉尔夫作对比,而这种对比只限于肤浅的外貌。
梅吉这种幼稚的举动很难不然一个身处卢克这种地位的人,抓住机会,就像经验老到的猎手不费吹灰之力就捕到一只可心的小兽,母亲菲奥娜倒是从心里很赞成这桩婚事,与周围阔少爷比起来,眼前这个出身低微的羊毛工似乎更能给女儿踏踏实实的幸福,就像丈夫帕迪、全心全意爱自己一样。
于是,一桩极不相配的婚姻就这么匆匆忙忙促成了。
小说写到这儿,卢克就开始令人费解起来,他变成了一个怪物、一个只知道干活,不知伤痛、疲惫、两性间的快乐的机器。
其实,这完全是梅吉的想法,在她狭隘的世界观之外,时代正在改变,一个崭新的时代已经到来,虽然有点猥琐,卢克身上散发着时代的勃勃生机,只是梅吉没发现,也不愿意发现。
梅吉想方设法让自己和卢克怀上孩子,用一个孩子来结束这段没有爱的感情,是梅吉的初衷,但很快这个叫朱丝婷的孩子,就让梅吉厌倦,她走上了母亲菲奥娜的老路。
年轻的菲奥娜曾爱上了一个声名显赫的政治家,并怀上了弗兰克,这也并不能让那个男人娶她,因为他是有妇之夫,这样会毁了整个家族的声誉和希望,而菲奥娜的贵族家庭也不能容纳一个让家族蒙羞的女儿,菲奥娜的父亲把她卖给了雇工帕迪。
菲奥娜的心死了,像一具行尸走肉,只有弗兰克让她能感到安慰,他才是她爱的延续、生命的延续,对于和帕迪生的七个孩子,尤其是最小的唯一的梅吉,她更是有意疏忽,在她心里,女孩被想象成自己命运的翻版,她就这么冷静地看着梅吉一步步地走上了和自己一样的路。她们就像两只荆棘鸟,一生只为一个目标让自己唱出世间最动听的歌声,为此她们寻找着最长最尖利的荆棘,让它穿过自己柔弱的身子,合着血泪她们才能完成那最美的绝响。
梅吉的婚姻让拉尔夫这个自负的男人很抓狂,这个男人又幽灵般地出现在梅吉的生活里,整个小说的高潮也出现了,拉尔夫真正的彻底的拥有了梅吉,梅吉也从拉尔夫那里得到了她想要的。
梅吉的第二个孩子戴恩出世了,菲奥娜一看就知道是他是拉尔夫的儿子,梅吉也毫无眷恋地离开了卢克,回到了她从未要离开德罗海达,这里是她的家,也是她和拉尔夫的家。
随着朱丝婷的长大,似乎第三代荆棘鸟要腾空飞舞去寻找自己的荆棘了。朱丝婷流淌着卢克的血,一个全新的时代脉搏在她的身体里跳动,这让梅吉更加不能忍受,母女之间橫亘着两条鸿沟,感情的、信念的。
但朱丝婷毕竟梅吉的孩子,她也是一个天然的母亲,她非常疼爱弟弟戴恩,为他朱丝婷甚至发誓要独身。朱丝婷迷上了舞台剧,想去当演员,梅吉反对,她不愿意孩子们离开她,离开德罗海达。
可朱丝婷已经抱定了当演员的梦想,她不愿意在德罗海达过那种沉闷的生活,那会让她窒息而死。
如果说对女儿的执着,梅吉感到生气,对儿子戴恩想去当教士的想法,她就是绝望了。这不仅仅因为戴恩对她来说意义更大,而且这让梅吉感到莫大的失败,她一生都在和上帝斗争,试图从上帝那里抢回拉尔夫,现在她所有的希望都落了空,上帝从她身边带走了她从上帝那里偷到的。
戴恩被安排在父亲拉尔夫身边。虽然拉尔夫一直认为戴恩是卢克的儿子,但这不影响他对戴恩的疼爱。而且戴恩的才能和优秀的品格,吸引了包括他和罗马教廷的二号人物在内所有人。
此时正值二战,拉尔夫利用宗教的影响力保住了罗马,这让拉尔夫声名远播,他走上了权力顶峰,似乎已经完成了一生的所有梦想,而当他越接近上帝,他越发现上帝只是一个骗人的把戏,为之他搭上了自己所有的幸福。
此时一个愿以战争之痛和财富亲近罗马教廷的男人出现了,虽然好朋友拉尔夫不以为然,但这个叫雷纳的男人却以一种独特的才能一步步走向德国政坛中心。
一个巧合,朱丝婷结识了这个比自己大十岁的男人,朱丝婷又露出了刺猬的本性,这回她的刺失去了作用,雷纳虽不像戴恩有副好心肠,用宽厚和善良来包裹朱丝婷,让她免被刺所伤,他饱经世事的,才智与耐心足以让他和这个桀骜的小姑娘周旋,让这个女孩的刺碰不到自己,但很快他就不满足于此,他发现眼前这个并不漂亮的姑娘有着强大的内心和机智的头脑,这让他好像找到了对手,欲罢不能,但他们太不相同了。
   朱丝婷来自于一个良好教养的家庭,执着于梦想、富于爱心的纯洁如同白纸一样的女孩;而雷纳曾誓死效忠希特勒,在俄国人到来之前,逃到了英国难民营躲过一死,重返德国后,靠一个有钱的寡妇发家,达到目前后又无情地把她甩掉,他赚的每一分钱都加重着他内心的罪恶。
但是,就像着了魔一样,他喜欢着朱丝婷,无论她怎样的无理,他都能忍受,这样似乎能让他向上帝赎罪。
朱丝婷渐渐也爱上了这个男人,如果没有戴恩,她几乎又要成了下一只荆棘鸟。朱丝婷不可能像外祖母和母亲去爱一个人,放弃自尊的爱,她宁愿去死,雷纳懂得朱丝婷,即便这样他也不能放弃朱丝婷,两个人若即若离地看着命运的脸色。直到有一天,命运的天空下起雨来,戴恩死了。
戴恩继承了父亲的所有,但有一点他不同于父亲,对于上帝他的信仰是纯洁的,不会把信仰当成进身之阶,为此他远离教会权力中心,来到了战乱中的希腊,并未营救两个素不相识的姑娘,搭上了性命。上帝似乎总是妒忌那些完美的人。
这让德罗海达陷入了无尽的悲伤,梅吉第一个反应就是要把戴恩的尸体带回德罗海达,没人敢违背她,即便戴恩的尸体被埋在希腊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拉尔夫,只有拉尔夫能把戴恩带回家,拉尔夫动用了权力把戴恩带回到梅吉身边。
此时,他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悲伤让回到家的拉尔夫疲惫不堪。可就在这时,梅吉带着满腔的怨恨把戴恩的身世告诉了他,她曾经多么热切的希望拉尔夫自己看出来,但是贪婪的权力欲望蒙蔽了他的双眼和心灵,他错过了和亲人相认的机会,拉尔夫走了,他如愿以偿地埋在了自己深爱的土地上,最后一刻,他忘掉了梅吉。
戴恩的死,让梅吉除了悲痛之外,有一种释然,她又重新得到了她挚爱的两个男人,如果他们活着,这绝对办不到。而朱丝婷却背上来无法承受的债,她把戴恩的死归结于自己,痛苦在她心里蔓延,她失去了做自己的勇气。
雷纳不忍看朱丝婷这样消沉下去,他知道梅吉能解开朱丝婷的心结,一直有一种看不见的爱把她们紧紧连接,虽然她们不愿承认,但雷纳能看到,正因为爱的存在,任性的朱丝婷才把自己伪装成小刺猬,用满身的刺让母亲承认爱的存在。
雷纳瞒着朱丝婷回到了德罗海德,去拨亮梅吉的心灯,梅吉和菲奥娜亲眼见识了朱丝婷信中经常提到的男人,她们感受到了雷纳对朱丝婷的爱,这爱是她们一生追寻却从未完整得到的,她们决定要结束荆棘鸟的宿命,让朱丝婷自由自在的生活。
梅吉回信告诉朱丝婷,让戴恩当教士是她的决定,他的死只是上天的选择,与任何人无关,当戴恩这团火熄灭后,新的光要为旧的而闪亮,朱丝婷就是这新的光亮。
德罗海达随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逝去而消失,新的光亮却在它以外的地方闪亮。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和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在纵横社区3年以上,有激情有正能量的朋友,欢迎加入纵横静水投资群,QQ群号:294744029,群满额500人。

纵横财经广告位B-1招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浮动广告位招租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纵横财经社区 纵横股票论坛 ( 琼B2-20050020 琼ICP备08100221号 琼ICP备08100221号-1 )
纵横财经社区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8版)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专线:400-689-50268 18907552877
   
业务联系: QQ: 54898   咨询  Mail: 54898@qq.com   18907552877@189.cn 电话:18907552877 
静水投资QQ群: 纵横静水投资交流群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GMT+8, 2018-9-25 19:48 , Processed in 0.040897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