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财经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92|回复: 0

转载:一個對沖基金經理的貿易戰策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5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一個對沖基金經理的貿易戰策論

港股那點事  中环陆羽茶室  昨天



We Shall Fight
Dario Marianelli - Darkest Hour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完了,應行的路我已經行盡了,當守的道我守住了。 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你留存。”——題記

源自:港股那點事(ID:hkstocks)
作者:張子煒

2018年8月8日,就在我應格隆匯之邀,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一個月了。兵法雲,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可是如今兵臨城下,大家好像還沒有弄清這個貿易戰到底打的是什麼?美帝的真正訴求是什麼?我們究竟是該亮劍挺身,還是應該韜光養晦呢?

先說結論:

中美貿易戰,躲不過,逃不掉,只能以打促和、徐圖後計。

這一上層建築背後的經濟根源在於:目前國際間的自由貿易模式只有少部分人獲益,從而加劇了各國國內的階層撕裂。這種來自底層大眾的不滿在經濟下行週期爆發出來,英國脫歐、特朗普逆襲、中美貿易戰都是其不同的表現形式而已。

貿易戰不會輕易結束,也不會因為某國政治事件(如美國大選)戛然而止,它的結束需要以各國國內分配機制的優化、階層矛盾的緩和為前提。在這之前,世界必然會繼續走向孤立主義。

既然妥協不得,我們只能正視困難,以打促和。在堅持開放的同時,將發展的重心放到改革上來,堅決解決存在於生產端與分配端的資源配置扭曲問題,行徑守道,靜待天下有變。

OK,下邉分三部分展開我們的邏輯:

1、假癡不癲:貿易戰打的是什麼?
2、蕭牆禍起:貿易戰的根源在哪里?
3、行徑守道:貿易戰走向何處?

1
假癡不癲:貿易戰打的是什麼?

要搞清楚這個首要問題,我們不妨梳理一下中美過招的這幾回合都發生了什麼:

表1 中美貿易戰大事記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7月24日,特朗普政府宣佈,向受到衝擊的美國農民提供120億美元的短期緊急援助。援助對象包括豆農、玉米等糧食作物栽種者、奶農和豬肉生產商,措施預計將在9月3日勞工節前生效。

7月2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歐委會主席容克當日舉行了會晤,並在記者會上宣佈,美歐雙方已就將致力於消除關稅和貿易壁壘達成一致,以緩和當前一觸即發的貿易戰緊張情緒。

特朗普說:“我們今天達成一致,首先將共同致力於努力實現零關稅、零貿易壁壘及對非汽車工業產品的零補貼。”他還表示,雙方同意暫停目前的關稅,歐盟也同意進口更多的美國大豆和液化天然氣。

也就是說,特朗普已經利用自己的胡蘿蔔加大棒策略,緩和了來自國內和國外的壓力,全力以赴投入到與中國的貿易戰中來了。


圖1  特朗普政府對華貿易戰

究竟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讓眾多專家口中“相愛相殺、彼此依存”了幾十年的“中美國”一朝反目,大打出手呢?

是貿易赤字嗎?當然沒有這麼簡單!

我們知道,貿易赤字的產生,本質上體現的是一個經濟體生產的產品和勞務的競爭力。補貼或者關稅能夠短期改變赤字水準,但長期來看於事無補。

實際上,我們本著巨大誠意,在幾輪談判中就此問題做出了很大讓步,同意採取一系列措施增加進口,幫助老美減少兩國之間的貿易赤字。但是至少從結果來看,這種假癡不癲的做法,果然還是沒有解決問題。


圖2  美國財政赤字情況(1950-2018)

是價值觀嗎?這種解釋更牽強!

之前國內某大券商首席帶的這個節奏,在圈內外均引起軒然大波,本身就說明我們對這個問題的認識非常混亂。這種觀點是經不起推敲的,如果納上“投名狀”就能夠化干戈為玉帛,那我們不妨看看歷史上日美之間長達30年的貿易戰——實際上,企望從改革開放初期總設計師給我們指明的方向直接得到結論,無異於刻舟求劍。

這從方法論上恰恰犯了一個被首席自己批判的所謂“國人的思維誤區”——“喜歡類比”。要知道,1978年那個大夢初醒、百廢待興、經濟總量排在意大利、西班牙後面的中國,你盡可以去抱美帝經濟的大腿。

可事到如今,中國已經是工業鏈條齊整、專利申請世界第一、經濟總量不日將問鼎世界的巨大存在了,任憑你再怎麼扮清純無知、人畜無害,再怎麼說自己韜光養晦和平崛起,人老美又不是傻子,人家也得相信你不是嗎?


圖3  富居深山有遠親

是修昔底德陷阱嗎?肯定是,但也不完全!

老美講人性,那麼修昔底德陷阱是符合人性的嗎?這個我們捫心自問一下即可知道。特朗普有個好品質,就是比較坦白,他說“America First”——那還有啥好自欺欺人的呢?

當然了,這個畢竟不是我們這篇文章要講的重點。咱好歹學過幾年經濟學,那就從經濟學帝國主義的角度來看看,為啥貿易戰是不得不戰。

圖4  老大和老二的修昔底德陷阱  

2
蕭牆禍起:為什麼會有貿易戰?

要弄清這個問題,還是讓我們從經濟學原理出發吧。反正大道理都是很簡單的,費不了您幾分鐘時間。

解釋經濟如何增長,最簡單最經典的,就是這個柯布-道格拉斯生產函數:
  
其中Y表示產出(GDP)增長;K為資本投入;L為勞動投入,可分解為勞動力數量和人力資本;A為全要素生產率,它代表了產出中那些資本和勞動解釋不了的東東,這玩意兒怎麼理解呢?

你要生產,起碼需要兩件東西吧:一是資本投入,二是勞動投入,然後就可以生產產品、創造價值了。假設你的資本投入是1,勞動投入是1,那產出一定是2嗎?顯然不一定!假如產出是2.4,那麼這個全要素生產率A就是餘值0.4。

當然這裏不是很嚴謹,姑且讓我們這麼理解罷。

圖6  你們又羡慕我優秀

當一個經濟體內部挖潛不容易的時候,開放馬上能貢獻更多的A:

於是,我們剛剛打開國門的時候,飽受國外強勢工會和“懶惰工人”要脅的美帝資本家都驚呆了:這裏太TM適合套利了:這裏的民工堆成山,這裏的土地幾乎不要錢,這裏的工會吃乾飯,這裏的環保沒人管……這簡直就是資本的天堂啊——於是各種投資、各種開廠、各種生產線都搬到中國來。

隨著產業集聚和規模效應的發酵,這種趨勢逐漸不可逆轉,最終造成了美帝本土的實體企業空心化。


圖7  改革開放初期遍佈廣東和江浙地區的流水線工人

但是,開放經濟的最大問題在於,資本可以自由流動,可勞動力卻因為它的特殊性質很難自由流動。隨著國際貿易的展開,美國本土勞工不能參與到國際化的生產活動中,作為一個被拋棄的群體,他們的實際生活水準是下降的。

而反過來,因為他們(失業人口)的存在,中國大陸的勞工也永遠不可能具備跟資本家平等議價的能力。

那麼結論就很明顯了:開放經濟確實能增加A,但是這個A的絕大部分都會落到議價能力更強的資本口袋裏。這裏講的資本,可不僅僅是國外的資本,當然也包括國內那些擁有籌資投資能力的各路神仙。這些國內外的“精英”,在這輪國際化的過程中賺得盆滿缽滿,他們是國際化的真正贏家和忠實鼓手。

中國的勞工階層,雖然沒有占到A的便宜,但起碼獲得了更多的工作機會。而最慘的是美國的勞工階層,他們在這一過程中失去了一切……

這也能夠解釋為什麼佔領華爾街、為什麼特朗普逆襲、為什麼特朗普發動貿易戰後國內的支持率直線上升。


圖8  特朗普政府經濟政策的平均支持率

美帝當然沒有偉大的共產黨代表工人階級說話。幸運的是,這些被侮辱與被損害的無產階級,用自己的選票聯合起來了,他們選出一個“背叛了自己階級”的“精英”作為自己的救世主。這個資本家說:

“讓美國偉大復興(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我們會拿回屬於我們的工作……我們將遵循兩條最簡單的原則——買美國的商品,雇美國的工人(We will bring back our jobs... We will follow two simple rules --buy American and hire American)”

“我瞭解中國人,我從他們那賺了很多錢,我瞭解中國人思維(Iknow the Chinese. I’ve made a lot of money with the Chinese. I understand theChinese mind)”

大勢遂定!

圖9  美國第45任總統特朗普

3
行徑守道  靜待天下有變:貿易戰走向何處?

短期內,“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貿易戰肯定沒有贏家。但長期來看,貿易戰帶給美帝的可能是利大於弊,而帶給我們的可能將是更多挑戰。

長遠來看,全球化能夠優化資源配置,提高經濟發展的全要素生產率,毫無疑問是未來的趨勢。只不過,在國籍語言信仰甚至度量衡都沒有統一,在國內分配體系沒有調整、階級矛盾沒有調和的條件下,過早擁抱全球化,無疑是“步子大了,容易扯著蛋”。

對於美國,在集體往右轉的浪潮中,中美貿易戰可說是美帝底層民眾發起的革命,他們在這場博弈中,失去的只有鎖鏈,獲得的將是工作機會和生活尊嚴。美帝“精英”階層的短期利益可能會受損,但長期來看,精明的他們會在“效率”和“公平”之間權衡,向失血過多的一方傾斜,可能才是真正的長治久安之計。

對於中國,唯有繼續改革,方能共克時艱。

如果說我們是目前國際化的受益者,那麼很顯然我們就是這場革命的受害者。這點從貿易戰以來,股指疲態盡顯、人民幣大幅貶值就可以看出端倪。總量上來看,隨著美帝加息減稅,資本無疑會加速流向美國本土,而一部分工作機會無疑也會被搶走。客觀地看待並承認這一點,是我們解決問題的基礎。

兵書曰:“故善戰者,立於不敗之地,而不失敵之敗也。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為勝敗之政。”

從息事寧人到假癡不癲,從遠交近攻到丟掉幻想之後的真刀真槍,時至今日,各方面的資訊表明政府對貿易戰的認識和應對也日臻成熟,但我們仍然能感覺到些許無助與被動。貿易戰,美帝“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佔有先機。對於我們來講,是不得不打,而且求和不得。一味妥協儼如割地侍秦,抱薪救火。形勢如此,不可不謂困也。

楚漢相爭,項羽勢大,劉邦孤懸關中,之所以最後定鼎天下者,賴“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之力頗多。

為今破解危困棋局之計,韓信當年的智慧,仍堪大用。

明修棧道,即以一種外人看起來近乎笨拙的辦法,在表面上示弱於敵。

這種示弱,是表面上的儘量不戰,避免“正面突擊”的無謂損耗。同時接受,甚至假貿易戰衝擊之名,刻意安排和利用一定程度的“經濟衰退”,主動內部調整,避免“剛”正面,甚至在供給已明顯過剩時還被迫放水加杠杆,貽害後世。

任何“剛”正面的想法,都是寄希望貿易戰速戰速決的思路。這不現實。貿易戰大概率是持久戰。

一旦接受一定的“衰退”,順勢調整,借勢卸力,則經濟困頓、國際收支、匯率、利率、貿易戰之困俱解,一切從容。

《天龍八部》中,破珍瓏棋局的第一手是虛竹下的,後面的手都是段延慶下的。但第一手下去,後面才豁然開朗,全解開了,後面的手可以說全是標準答案。唯有第一手,虛竹閉著眼睛以“自添滿(自殺一大塊解放全局)”的手段胡亂撞開。

這只是一個心結,如此而已。

段譽之敗,在於愛心太重,不肯棄子;慕容複之敗,在於權欲太盛,不肯失勢;惟獨虛竹慈悲為懷、了無牽掛、沒有執念。

當然,光靠“明修棧道”的示弱,不可能贏得最終勝利。最終的勝利,靠“暗度陳倉”。

那麼,我們的“陳倉”在哪里?

我們想到了當年諸葛亮給劉備的隆中對:“將軍欲成霸業,北讓曹操占天時,南讓孫權占地利,將軍可占人和。先取荊州為家,後即取西川建基業,以成鼎足之勢,然後可圖中原也。”

圖10  隆中對:劉備集團的轉捩點

“人和”就是我們的陳倉。

那麼我們的“人和”是什麼呢?沒有了貿易順差的紅利,中國經濟只能依賴投資和消費這兩架馬車。好在,我們擁有世界最強的製造能力,同時也擁有世界最大的人口基數與消費市場。只要打通這任督二脈,時間才可能真正站在我們這一邊,我們不僅不會進退失據,甚至完全可以後來居上。

那麼連接這兩者的“陳倉”瓶頸在哪里呢?

投資低效+需求不足!

投資為什麼低效?生產要素沒有得到優化配置,1+1<2,全要素生產率低下;

需求為什麼不足?生活資料沒有得到有效配置,現行的分配體系限制了內需;

簡而言之,資源優化配置的問題,就是我們的阿喀琉斯之踵。

40年改革開放實踐檢驗出來的真理告訴我們,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進一步發展市場經濟。

生產端,我們需要:

開放民企進入非關鍵領域、行業與國企展開競爭,信馬由韁,優勝劣汰,將供給側改革進行到底。民企解決了90%以上的就業,民企不活,經濟絕難有長期的張力與韌性;

“師夷長技以制夷”,全行業真正減稅減負,跟美帝搶資金搶技術、留人才留人心;

釜底抽薪,引入存量房地產稅,改變目前地方政府對土地財政的依賴,降低過高的土地使用成本, 釋放市場主體的活力;

改變目前行業補貼、轉移支付為主的產業引導模式,該生的生,該死的死,堅持市場化方法推進“三去一補”、“一帶一路”、“2025中國製造”等國家戰略。

分配端,我們需要:

改革收入分配體系,以資本、勞動、技術等生產資料的邊際貢獻為標準進行市場化的初次分配,切實保證私有產權不可侵犯,使得“有恆產者有恆心”;

以分配後的邊際效用改善為標準進行稅收和轉移支付等二次分配,不能挫傷市場主體的積極性;

對佔有過多社會資源的主體和經濟行為開徵資產稅、遺產稅、奢侈稅等,儘量保證市場競爭在起點公平的前提下進行;

“此心安處是吾鄉”,儘快建立完善的社保體系,解除民眾的後顧之憂,進而釋放內需。

事關國運,我們相信政府帶領人民攻堅克難的智慧與能力!如是,侍衛之臣不懈於內,忠志之士忘身於外,“修道而保法,故能為勝敗之政”,靜待天下有變,以圖後發制人。

圖11  “風雨無阻創造美好生活”

4
尾聲

最後來說身邊事。

先來看一份來自我母校的最新報告:

“(中國)家庭債務問題其實已經非常嚴重,逼近家庭部門能承受的極限,對消費已形成擠出效應,致使消費增速連續7年下滑、企業經營活力下降並被動加杠杆,嚴重拖累了結構性去杠杆的進程和經濟發展。

更嚴重的是,該負面效應已經溢出到了企業和金融系統,加劇了企業經營不善和銀行系統脆弱性,加大了系統性金融風險和經濟下滑發生的概率。”

——田國強等:警惕家庭債務危機及其可能引發的系統性金融風險(2018.8)

我們知道,民間投資和民間消費的增速自2010年起就直線下滑,今年5月份的社會融資增速斷崖式下跌的消息也刷了屏。簡單說就是,老百姓真的沒錢了,這個問題,必須高度重視。

長期倚重投資拉動經濟的結果,導致經濟結構嚴重失衡;近年來,為了給投資效率底下、債臺高築的地方政府平臺解困,一波通過拉高房價把政府部門部分負債轉移到居民部門的操作,確實很成功,但也確實很傷元氣。

不管願意與否,貿易戰在這樣的環境中拉開帷幕,對我們在改革開放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大多數人來講,確實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戰。如果經濟下行,影響普通人的不僅是就業和收入,可能還包括資產價格下跌、營商環境更加困難,甚至會有一些社會矛盾出現。

所以,我們大家恐怕要做好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的心理準備。如果一定要有句忠言,那就是:降杠杆少負債,無論如何,給自己留個餘地,留個好心態。

十年前那個多事之秋,是80後成長為這個國家脊樑的成人禮;十年後,我們都已奔向不惑,成為各自家庭的頂樑柱。又一個多事之秋,於國於家,都要珍重,唯有奮鬥,庶幾無愧。

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天佑中華!

寫完此文已是2018年8月8日淩晨,寂靜夏夜,點點繁星,不知名的昆蟲在若遠若近處鳴叫——這是一塊生生不息的熱土。不知為何,心裏莫名覺得一陣輕鬆,霎時間將行文時的憂慮拋在腦後。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完了,應行的路我已經行盡了,當守的道我守住了。 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你留存。”

——《聖經》

主要參考文獻:

蔡昉,2018:《中國如何通過經濟改革兌現人口紅利》,《經濟學動態》第6期;
程惠芳、陳超,2017:《開放經濟下知識資本與全要素生產率——國際經驗與中國啟示》,《經濟研究》第10期;
羅德明、李曄、史晉川,2012:《要素市場扭曲,資源錯置與生產率》,《經濟研究》第3期。

Inaugural Address: Trump's full speech:https://edition.cnn.com/2017/01/20/politics/trump-inaugural-address/

World Bank(1998), China 2020: Development Challenges in the New Century,Oxford University Press.

注:本文部分圖片來自互聯網

本文作者:張子煒,来源:港股那點事(ID:hkstocks),點擊本頁左下角可以繼續“閱讀原文”。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和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在纵横社区3年以上,有激情有正能量的朋友,欢迎加入纵横静水投资群,QQ群号:294744029,群满额500人。

纵横财经广告位B-1招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浮动广告位招租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纵横财经社区 纵横股票论坛 ( 琼B2-20050020 琼ICP备08100221号 琼ICP备08100221号-1 )
纵横财经社区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8版)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专线:400-689-50268 18907552877
   
业务联系: QQ: 54898   咨询  Mail: 54898@qq.com   18907552877@189.cn 电话:18907552877 
静水投资QQ群: 纵横静水投资交流群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GMT+8, 2018-9-24 02:29 , Processed in 0.042520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